X

暗淡

2022/4/12

淡淡的若离感挥之不去

疫情久了 过往浅淡的交集被分离的时间反复冲刷 存在感日渐卑微

我仿佛空空就失去了三年 什么也没有得到 却又回不到当初分离的那个点

希望这一切背后都是简简单单 希望这一切烦恼都是我白痴的庸人自扰

但我也信任自己的触觉 如果内心本身在强烈的暗示 自我的一厢情愿或许应该及时停止

Go ahead or wait, that is the question.

我有主动去招呼去聊天 只是回复没那么及时

我的困惑在于 为什么经常都是我单向在主动 是因为对方不并不想联系 还是在害怕打搅

我好想问过去 但这样仿佛深闺怨妇的灵魂质问

这个提问差不多就是最后一个关卡的最后一个Boss

一旦问出去了 通关还是死亡 都是长久困扰的结束

我觉得自己欠缺这样的立场和身份 有些唐突 哪怕现在关系稍微好那么一丢丢 我都会有勇气问出来

是的 我就是怂

原本Instagram也是各树洞 但我真的不敢什么都往里面倾倒 我怕我在她眼里的人设变成了个小怨妇
而这里 反正是自己家 我可以胡言乱语 也不用顾及谁会被伤害 我可以把自我矫情伤口翻转个通透打着聚光灯晾在这里
所到底还是人际关系没有到可以交付自我内心的地步 其实就差几步了

很多年前的当初 大概是运气才会有那样的孩子会互相所求对方的情绪感觉和内心吧(打断回忆)

为什么会这样呢 我觉得这个窘境好愚蠢 简直就像个单相思的小处男

恋爱和婚姻渐渐变成我当下要去面对的比较重要的事情了

我还在一个很初级很初级的困惑阶段

我家人亲戚很急

我也有些焦虑

我自然是愿意时间慢一些 给我选择等待的机会

但总觉得 我能等待的时间不多了 我需要找到答案

想见的人见不到 感觉疫情让我坚定地走出了朋友线结局

不愿交际的低冷被动狗 情感线路总是非常脆弱

明明外貌并不丑陋也尚且有趣 却能够条条大路注孤生 想必我也算月老百年一遇的劲敌

某种意义上 我不算一个完全的无神论者

我的信仰很奇怪 我总是会被奇怪的自我过剩意识约束着

比如觉得随意面基和滥情会让我偏离原本注定的正确缘分

所以我之所以还算好人绝非是什么高尚

只是内心有个神叨叨的神经病而已

但到目前为止 我觉得他只是在为那只能困住傻子的囚笼 耐久度拼命+1+1+1...

我可是眼睁睁看着及时行乐几个大字从身边飘走

这份坚持的意义是什么 我也没有头绪 我只能脑补到一个光头大耳屁股下巴的老和尚捋者长胡须淡然和我说 施主莫急 铁树会开花的

那份虔诚和笃定 让我感动万分...好想锤爆他

Comm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