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盛夏

2022/7/24

夏天终于有了夏天得样子(苦笑

天天高温 连知了都没得叫 真的 居然没有知了

每天三十六度左右 在家不开空调得我 光的只剩下裤衩子

要不是家里有老妈看猫咪得监控 我估计已经是裸奔状态了

老妈回湖北了 我终于可以悠哉游哉一阵子

中午 下楼买饭菜 看着西瓜和小番茄纠结好久 想着西瓜大 自己吃不完 最终还是买了番茄

外面核酸队伍好长 大概三十来人 因为热 外面五分钟都不愿意等的我 果断回家

我的头发居然长到扎眼珠子 得理发

今天算准时间 下午两点 太阳正大时候

清理好家里垃圾 洗个头 下楼 倒垃圾 回来 做核酸 然后 走去理发店

其实市场那边有一家理发店 开挺久 师傅手艺不错 但是要走好几百米

这么大的太阳 我感觉我会人间蒸发(物理)

于是 求其次 就近吧

小区旁边第一家理发店 推门一看 坐满了(三位)老太太

要等吗? 我问

理发吗?要不先洗洗?理发小哥说到

洗过了 我说

那先坐一会吧

旁边那老太太居然笑了 洗过了

这笑点有点低

我放弃等待 又往前走第二家 里面没人

顺利坐上宝座

剪短&打薄 我对师傅说

这两个词 从来都是我理发前说的 但实际上 就像番茄炒鸡蛋 不同店家不同味道

小区旁边得理发店 就是那普普通通家常菜 远一点 市场旁边盛产精神小伙得那家 就是酒店厨子

要我选 我还是喜欢酒店风味 但那些中老年人 大概更喜欢家常菜吧

呆坐在凳子上 百无聊赖

理发店就店长一个人 放着有点emo的歌

目光游弋 看着浅灰色地砖和踢脚线 发现瓷砖缝用的是银色颗粒荧光的填缝剂 想到到当初家里装修 第一个排除的就是这个颜色 原来是这样效果

理发店墙角都是细碎的头发 然后墙和地面交界处的线 有蚂蚁在爬

当你集中注意力看蚂蚁时候 你就会觉得 蚂蚁爬的好快啊

我就这样看着小蚂蚁出神 然后理发师就在我脑袋上耕耘着 一切都很和谐

理完 果然是... 挺丑的

理发三天丑 就这样吧

出理发店 回到大火炉

我在影子下躲闪着太阳 迂回回家

我觉得我脑子一片空白 就像外面这白花花的太阳

对了 要挺胸

我有时候有点驼背 但平时有时刻提醒自己站直了

朋友圈有人分享了一个很有帮助的动态

大概就是你想象一下 自己乳头能笔直放出杀人的激光...

嗯 这个想象很好用 我一看到人 就会忍不住挺起胸膛了

当穿梭在人海 看到大家都挺胸抬头时候 我脑子里已经是满大街的biubiubiubiu... 一会又会联想到大舞台上的激光四射

回到家 家里热热的 我还是开空调吧

明天有个面试 心里没底 远程岗位 一共有三次面试 一面英语挂了反馈无法推进 莫名其妙还有二面 二面技术官觉得我基础优秀 明天不知道会面什么 总之随缘吧 我讨厌内卷的社会 不喜欢竞争 换工作一点都不积极 按我的计划 下一份工作得是一份长期稳定工作 毕竟 我真的不能单身下去了

我假设我六十多退休 如果那之前要能养娃到成年工作 那娃就二十来岁了吧 也就是我得三十多岁造出个人类幼崽 这么算下来 我得恋爱 时间窘迫

我知道急没用 无法虚空恋爱 但先尽力而为能做的事情吧 比如先让工作更稳定 所以今年一直在观望新的机会 最近的这家远程岗位我很心动 虽然无法富裕 但能自我主宰时间 关于英语要求 这个应该也问题不大 去付出就会有收获 提升不会是问题 总之 不要太期待 我不敢期待 太期待就像插flag一样 十有八九失败​

深圳这边的疫情零零星星 每天都有十几二三十例 最近是比较紧张状态了

另外一方面 也就是老妈老爸会比较难到深圳这边 也就是我可以一个人更久

小区里一直有人用大喇叭喊 请今天还没有做核算的居民 赶快去xxxx做核酸检测

我这边核酸算很快了 出地库就到 人也少 买菜倒垃圾刚好顺个路

这日复一日的枯燥无趣 大概会洗脑成为某种标志性的记忆

这么多年 如果没有疫情会是怎么样子呢 应该能去想去的地方 见想见的人 会有很多好故事发生

可惜 我的情绪 我的记忆 都像这热到生无可恋的天气 像外面这白花花的光

空荡荡的 也没有什么可以填充

Comm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