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五月十九

2022/5/19

高中时候 周五晚自习开始是教歌时间

那天下午贪玩 晚自习去迟了 走过教室窗户 看到教室已经坐满了人

教室门观者 我推开 发现门挺沉重 原来yuki正靠在门上

四目相对 班上一小阵起哄 她刚洗完澡大概 头发身上都香香的 很是让人心动

不过气氛倒也不尴尬 我习以为常坐回自己位置

因为我人缘一般般 和大家都处在客人式的友好距离 所以起哄自然也没有那样热烈 同学们立马就继续回到教歌的状态

很多年过去 那一刻的心动至今也闪动光泽 很多细节都模糊了 我记不仔细她的样子 她的表情 头发的香气 但记得住感觉 像一幅已经成形的线稿 可以顺着感觉任意添加细节

后来yuki去了加拿大 如今也有男朋友 偶尔也会和我联系 是我浅淡又牢靠的缘分之一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今天突然想起她
我在思索 有无什么人可以托付情绪情感 但总觉得自己什么都没有好好抓住 最终一场空 徒有自我的挣扎

最近 给家里的猫咪做了绝育 上周时候她第一次发情 所以毫不拖沓地安排了这周绝育 可怜的小家伙 真的让我想逃避 但工作习惯让我优先安排头疼的事情

今天是第三天 猫咪恢复得不错 吃喝正常 很粘我

现在 焦虑只剩下一件事 那就是找一份舒坦得新工作

长远看 前端得寿命很短暂 未来依旧没有保障 但从当下切换到一个稳定状态 也是必须要做的

Commit